膜仙大卵子

这儿卵子
朝代拟人狂热
脑子不大好使

画了我的小说里的一些主要人物……!都是朝拟!顺序是按出场率排滴↓

明【朱昭奕】→元【哈丹巴特尔】→清【恒敏】→宋【赵安】→葡萄牙王国【费尔南Fernao】→李氏朝鲜【李成珉】→南明【朱昭宸】

文好像很久没更了但是最近在努力码更新……!

我终于产粮了……!
【虽然只是个狗屁大头

第二章第四章都有敏感词被屏蔽了,lof我敲里吗

【朝代拟人】回首月明中 第三章

  朱重八怅然地跪在佛祖像前,漆金的塑像分明慈眉善目,借着门外的微亮的月光,映入朱重八眼里,竟阴冷得刺骨。人皆道佛祖普度众生,可朱重八在寺中看惯了香客来来往往,虔诚叩首默念,祈求平安喜乐的种种愿望却在乱世之中无一灵验——外面朝廷昏聩无为,地主豪强肆意压榨百姓,灾荒连年……这一切不禁令他仰首质问:“佛祖啊,你已然受人钱财,究竟何时替*人*消*灾*!”
  这些年来,大元国政衰微,纲纪败坏,群雄并起,北有刘福通奉韩山童以“复宋”为号起于颍,西有徐寿辉宣白莲教起兵罗田,当那根上上签掉落在朱重八面前时,他不知道眼前这尊塑像能否渡得了苍生,但他知道,能改变这一切的,绝不是安于小小寺院中的一隅。
  此时偌大的殿中,光滑的地砖上俄然显现一道幼童的身影,阿九光着脚丫子朝朱重八奔去,“哒哒哒”的脚步声分外清晰。
  “重八哥……”
  阿九倏地停在朱重八面前,红肿的双眼直直凝视着他,抑制已久的情绪霎时间似山洪迸射而出,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
  “重八哥……带我走吧……”
  朱重八觉着有些恍惚与无措。他已经许久未听过阿九这样撕心裂肺的哭声了。眼泪纵横的阿九与平日那个活泼爱笑爱玩闹的阿九在朱重八脑中交织闪现,当他颤颤巍巍地伸手想握住阿九的小手时,哭花了脸的阿九已扑入他的怀中,嘴里含糊嘟囔着一些听不清的话语。
  在这静夜中,宝殿的庄严较白日里褪却了几分,倒添了几丝清冷,衬得这哭声突兀而清晰。
  朱重八越发揪心,在阿九的声声啼泣中,亦越发认定了自己方才的决定是错得多么彻底。对于已然失去父母至亲的他,阿九是再也不能放开的了。
  阿九蜷在朱重八怀里,渐渐地,朱重八的拍抚使他平静下来,从放声啼哭转为微低的呜咽,紧紧抓着朱重八的手不愿松开。
  “重八哥你别不要我,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上天,我绝不下地。”刚哭过的阿九呼吸仍有些急促,抽抽搭搭伏在朱重八的胸前。
  “好阿九,是我糊涂了……阿九不哭,咱们要一直在一块儿,我再也不丢下你了,”朱重八听着他浓重的哭腔,扑哧一声被他的话语逗笑了,替他拭去脸颊上残余的泪水,越发抱紧他,嘴上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似是对阿九说的,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再也不了……”
  
  朱重八旧友汤和在信中有言,让朱重八去投奔一个人。
  江淮义军统领郭子兴。
  为人侠义,广结义士,破元军,袭据濠州,风头无两,元帅郭子兴之名,濠州满城人尽皆知。汤和正是此人部下千户长。
  彼时三月晓春,过了乍暖还寒的时节,料峭春寒早已褪了几分,暖盎之意如雨露浸润了赤县神州八百里江山。古人道天人感应,天意与人事俱为一体互融相通,亦教天下黔黎心存了一份消融世间苦楚的希冀。
  郭子兴府上守卫甚严,朱重八经一番跋涉初来乍到,却因着此时濠州城饱受元军围困之苦,竟被人疑心为元军间谍,要拖下去斩杀。朱重八闻言,仍不慌不乱,再三解释,搬出了汤和的姓名,方得化解,随后入室面见郭子兴。
  朱重八一改平日杂役僧人的衣装,一身浅灰粗麻裋褐,宽大处借布条束紧在腰间,显衬得他两股颀长,阿九都觉着自家兄长较往日分外精神。
  郭子兴面上波澜不惊,啜一口茶水,指尖在上了蜡的木桌面上摩挲,消遣似的画着毫无规律的圈儿:
  “汤和说你为人正直审慎,且我方才见你处事镇静,是个不畏死的,便留你在我身边,当我的亲兵。”
  朱重八此时正惊喜得发怔,回过神来方答道:“多谢元帅抬举。我前来投军,本非间谍,身正影直,便有了不慌乱的底气。元帅您心存正气,必会查清我的来路,不会枉杀无辜。”
  郭子兴从朱重八进门一刻就对他观察打量,见他遇事不惊,对他颇为赞许,片刻过后才注意到跟在他身后的幼童:“这是你儿子?”
  “是弟弟!”阿九脱口而出,“重八哥连媳妇都没有呢。”
  虽说童言无忌,但朱重八觉着尴尬,轻轻敲了一下阿九的脑门,引得郭子兴不觉失笑,继而复言:
  “朱重八,这孩子年幼,留在军营,对他而言,并非一个好去处。”
  郭子兴此言不无道理。军营人多,且诸将士日里忙于操练,朱重八作为亲兵更要时常伴郭子兴左右,自然无暇顾及一个垂髫小儿。
  朱重八脸上的笑容渐渐凝住:“元帅……”
  “元帅,此言差矣!”
  阿九眨眨眼,捧出一幅纯良的笑容,朗声道:“我年纪虽小,却也知元廷无道,咱们汉人的大好河山就坏在了他们手里,我与兄长不求显达,只求尽绵薄之力,随元帅讨伐朝廷,救万民于水火。您现今见我是个黄毛小子,说不准心里正笑我乳臭未干不识好歹呢。可是我总归是要长大的嘛,成大业乃长远之计,我虽年幼,亦有驱逐胡虏之志,您何不把我留下,日后我长大成人,好为您效力不是吗。”继而瞄了一眼朱重八,扁扁嘴道,“再者,阿九无家可依,只想追随兄长,待在军营。若您不留我,我在外无人照拂,那可就得饿死了。况且您乃当世俊杰,我天资愚笨,在这儿耳濡目染,纵然成不了大才也总能废物利用吧?”
  郭子兴奇之,微微眯眼,嘴角上提,但念他年纪太幼,思虑道:“只是……”
  阿九抬眼见郭子兴欲言,似是要驳回,阿九铁了心要劝动他将自己留下,便想再说些什么要堵住他的嘴,抢在他开口之前央求道:“我吃得少,跑得快,能给你们打杂!我保证我绝不会捣乱的!”
  郭子兴瞅他一幅伶俐可爱的模样,不免来了兴致:“你兄长看着挺沉稳的一个人,怎就有你这么能说会道的幼弟呢。你可曾读过书?”
  “不曾。”阿九应道。
  郭子兴颔首:“还没读书,便已有一股子灵气,日后受了文墨熏陶,又在军中习得兵法,必然是块成才的料。”
  朱重八倏地抬眸,眼中闪烁起欣喜的光:“元帅的意思是……?”
  “你年纪尚小,现今开蒙,也算不得晚。”那郭子兴真被他一番辩言改了主意,念他聪明伶俐,从小培养,日后更能效忠,摆摆手道,“既然如此,打杂你就不必了,我送你到这附近的学堂读书去。下了学,我便找人教导你习武。”
  阿九一听,笑容愈发绽开,喜出望外:“多谢元帅收留!”
  郭子兴差人将朱重八与阿九带到驻军的营帐,阿九短短的小手扛着笨重的木枕,旁人要帮他扛,他却偏不让,惹得众人愈发看他有趣儿了。军中将士夜晚皆歇于大通铺,朱重八正在帐中铺床安置时,肩部遽然猛地遭了一记重击。
  “朱重八,你可算来了啊。”
  朱重八倏地转身,眼见汤和直直站在自己身后。朱重八竟在一刹那愣住了。朱重八有许多旧友,自他被迫入了空门,便再也未见,每每断断续续忆起,只道再见已是奢望。二人久别多年一朝重逢,往日对友人所有的想念皆在二人紧紧相拥的一刻具化得真真切切。
  阿九抬头看着两个较自己高出许多的人拥在一起寒暄了许久,咬着指甲盖儿笑出声来。
  汤和注意到了一旁的阿九,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哟,重八,你都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了?”
  “这是我弟弟!”朱重八带着无奈的口吻笑道,“你跟元帅怎么都觉得这是儿子啊!”
  这边阿九忙喊道:“汤大哥好!”继而汤和又问阿九岁数,阿九似是被噎住了一阵,过后才磕磕巴巴道:“呃……五,五岁吧。”
  朱重八笑着轻轻拧了他嫩嫩的小脸:“臭小子连自己几岁都拎不清了?”
  “你弟弟?这么小?”汤和将朱重八一把拉近,低声道,“你爹娘不是早就……”
  “这个待我与你慢慢说。反正我还是光棍一个,没儿子就是了。”朱重八撇撇嘴道,顺带用手肘抵了抵汤和的胸口,“哎,汤大哥,你刚刚是不说晚上要请我喝酒啊?我可好久没尝过那味儿了,想得很。”
  “我刚刚说了这么多话,你就这句记得最真。行行行,今儿咱们不醉不归!”汤和亦用手肘顶了回去,“我看你弟弟挺乖巧,让他也去,跟着吃点小菜。”
  “这乖巧二字,怕是你高看他喽。”朱重八拍拍汤和的肩,像是要将阿九从前的“光辉事迹”抖漏出来,“我跟你讲啊,这小子……”
  阿九这回正帮朱重八铺床,耳尖听到朱重八拿他的事打趣儿,一个箭步冲过来,又是垫脚又是跳地要捂住朱重八的嘴:“汤大哥你不要听!我哥他胡扯呢!”又道:“每次我经过那些酒楼,只有流口水砸吧嘴的份儿,如今汤大哥竟要请我们进去享受一回,我怕不是在做美梦呢。”
  “晚上你可别玩疯了。”朱重八弹了一下阿九的额头,“明儿一早,你可是得去学堂的。”
  “知道了知道了!”阿九不甘示弱地伸手弹了弹朱重八的腹部,“你们就接着唠嗑吧,我继续铺床去。”
  两个空铺被阿九铺得平平整整,阿九在铺上躺成了“大”字,嘴角伴着喃喃自语扬起一丝兴奋的笑。
  “重八哥,这第一步,你可算是迈出去了。”

是暑假开的文坑,放在晋江了,打算lof也开始同步更……!本文是朝拟明中心向,时间跨度会比较大,是无cp
虽然文笔不行写得也很没意思但还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呀……!!!
不知道为啥老找不出敏感词,就截图了

内什么疯狂暗示!
我的朝拟长篇开动了……!!!
在晋江搜“回首月明中”可以看到!
以及欢迎找我唠嗑私设和情节……!
【然后吹爆船画的封面线稿!

帮人画的一对情头